欢迎访问龙8国际手机版龙8国际pt老虎机下载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人民日报 | 糜建国:家住寨上

2020-9-7 11:11| 作者: 糜建国|编辑: admin| 查看: 514| 评论: 0

从平整的水泥地坝拾级而上,开阔的阶沿上,满摆着5张宽大的八仙桌。八仙桌擦拭得干干净净,幽幽泛着温暖的光泽……这是一栋飞檐翘角、三面走廊环绕、十足苗寨风情的吊脚楼。午后阳光越过对面高高的山峰投射过来,刚好照在大门正上方的木匾上,“喜悦楼”三个黑色大字显得遒劲有力。从东边数过来,大大方方,整整5间。如此漂亮的小楼,谁也想不到主人罗元发,竟然是当年的建档立卡贫困户。 武隆区后坪乡是重庆18个深度贫困乡镇之一。从地图上看,后坪乡位于武隆区右上角,武隆、彭水、丰都三地在此交界。因其位置偏僻,交通闭塞,是武隆脱贫攻坚的难点之一。而罗元发所在的天池苗寨,海拔1100多米,位于后坪乡文凤村,因青壮年流失,产业落后,一度成为“空壳村”……尽管罗元发会木工活,有手艺傍身,人也勤奋吃得苦,但是收入仍然无法支撑家庭开支。想起过去那些穷困的日子,大山里这位满脸沧桑的汉子,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沉重起来。 如今不一样了。去年4月份,意气风发的罗元发主动向村里提交了脱贫申请书—— “后坪乡党委、政府:本人罗元发,家住重庆市武隆区后坪苗族土家族乡文凤村天池坝组,户籍四口人。2013年,我家被确定为贫困户。2019年,我家开办了‘喜悦楼’农家乐,家庭收入为60721.6元,人均纯收入为15180.4元。各项指标均已符合脱贫标准,我自愿申请退出建档立卡贫困户。望批准!申请人:罗元发。2019年4月15日。”不到200字的申请书,罗元发反反复复地修改。 今年夏天,罗元发都有些忙不过来了。苗寨门口的游客中心工程开工建设,从3月份开始,罗元发每天都去上班,一天能挣300元。有时他也把一些小工程包过来,那样一天就能挣到近500元。 不光这些,罗元发还在帮人经营农家乐。得闲的时候,还种庄稼、搞养殖,内容还不少:糯米包谷、高山洋芋、10多只羊、40多只跑山鸡……客人来这里,除了能吃上绿色蔬菜外,还能吃上正宗的土鸡与土鸡蛋。很多客人走的时候,还会顺便买走一些。 顺着罗元发的手势往下看,坡下树林里停靠着几辆从大城市开来的小轿车,小轿车旁边,隐约显现出一排排琉璃瓦白墙小屋。那是村里统一修建的农舍,村民们养猪养羊、养鸡养鸭,全部搬过去了。整个苗池寨,干净卫生。山风从对面树林吹过来,一片清凉。2018年,村里还成立了乡村旅游股份合作社。罗元发家的7间房都租了出去,被合作社统一装修,打造成了民宿精品。去年底,光房子这一项的分红,他就拿到了2.1万多元,再加上打工和农家乐挣的钱,一下子还清了所有债务。按照今年的行情,总收入还会翻番,罗元发说到这里,信心十足。“请问,218号房间在哪儿?”一群打扮时尚的游客拖着拉杆箱,正从月亮湖畔往这边走来,一路上都撒下了他们嘻嘻哈哈的欢笑声。“这里!这里!”罗元发快步走下台阶,迎了过去……
“矮点!矮点……”潘杰左手提着一条板凳,右肩上扛着——一、二、三、四,整整四条板凳,从合作社大堂屋走出来,看见快要顶住门楣了,有村民忍不住大喊起来。但潘杰不慌不忙,蹲下身,小心跨过了高高的门槛。 他是苗寨民宿第二十栋“如意阁”主人。刚刚接到旅行社电话,晚上将有15桌游客要来吃饭。原本只有10桌桌凳的潘杰,就来到了苗寨合作社,借了5桌。 顺着村寨洁净的石板路,一路向后山方向,不到200米,就来到了半山腰上潘杰的小院。一个快递刚刚送到的蛋糕,静静地搁在堂屋正中的八仙桌上。今年30岁的潘杰有两个女儿,今天是大女儿6岁生日。暑假这段时间,她们都住在高坪村岳母家,早上出门的时候,女儿打来电话,一再叮嘱,爸爸,晚上下班回来,一定要给我买蛋糕,我们等着吃蛋糕哟!自从去年开寨,潘杰是第一个回到“天池坝”的年轻人。在这之前,他一直在城里搞餐饮,“跑工地”卖盒饭。“跑工地”,就是跟着工地转,工地到哪里,他的“流动餐馆”就跟到哪里。一个煤气罐、一台灶、一把刀、一个菜板,再加上锅碗瓢盆和一辆三轮车,就是他的全部家当。和建筑工人一样,他也住在工地上。常年在外漂泊,风里来雨里去,挣不了多少钱不说,还照顾不了家。两个孩子慢慢长大,以前公路没有修好,孩子去上幼儿园很成问题。虽然父母不说,但潘杰都看在眼里。如今,从武隆到后坪的江后路等公路都修通了,他和妻子一商量,带着在城里学到的手艺,果断回到大山,一边照看孩子,一边办起农家乐。“没想到,开寨的头天和当天,两天时间,就赚了一万多!”潘杰一边用抹布抹着刚刚借过来的桌凳,一边笑着说。 厨房在小院左边坡下,是两间稍矮的房间。进门右边靠墙的地方,堆满了南瓜、土豆;厨房正中,白瓷砖铺就的灶台上霸气地嵌入了三口锃亮的黑色大铁锅,一口大锅里正炖着腊排骨,一口大锅里正红烧着羊肉萝卜,还有一口锅里,请来的王厨师正炒着回锅肉,灶膛里大柴块“呼啦啦”燃烧得正旺,几个帮忙的村民忙进忙出,厨房里热气腾腾,香味袅袅…… “按照我们这里的标准,土鸡、腊排骨、羊肉和回锅肉,再配几个素菜,10多道菜,一桌320元,很受游客欢迎!”一般旅行团,从来到走,一共要玩4天。根据去年的经验,潘杰清楚,今年10月份之前,游客会一直不断。另外,潘杰的“如意阁”共计700多平方米,租给合作社,每年的固定分红,就有3万多元。 其实,潘杰的收入还不止这些。2019年10月,武隆区文旅委到寨上举办培训班,潘杰和妻子都报名参加了。不到一个月时间,夫妻俩学会了烧烤技术。“现在很多游客来山上游玩,晚上的生意很好,前两天忙到凌晨三四点才睡觉,有一天烤了7只羊、8只鸡、5条鱼,一天就收入一万多元。”在导游的带领下,坡下石板小径上,游客们一批又一批走来……另外,寨子广场那家奶茶店,也是潘杰开的,连他都没想到,生意也是特别的好。 深山的夜,静悄悄,歌唱了一天的山蝉也睡去了。 当月亮在对面山峰升起时,已是零点过,潘杰启动他那辆买菜的面包车,驶出苗寨,爬上沧后路,向高坪驶去,后座的蛋糕散发着甜香……
“苗寨小课堂开课了!”听说重庆城里的大学教授要来服务中心演讲“脱贫励志”,村民来了,放暑假的孩子们也来了。 但何祖华和他的三个孩子却没有来。 在文凤村,何祖华差不多是最后一个递交脱贫申请书的。 那时候,何祖华带着他的三个孩子,还住在河坝里,看似很近,但从坝里上来,要走大半天。门前是大山,背后也是大山。“不得行,脱不了贫!”2017年的冬天,飘着雪,当村支书来到家中告诉他,明年要争取脱贫的时候,何祖华呵呵一笑,自己先泄气了。“你看我的家,拿什么脱贫呢?”其实,在骨子里,何祖华不仅有大山的朴实,也肯干,吃得苦,在种庄稼之余,还背砖、挑河沙、抬山石……2018年底,村里政策来了。何祖华东挪西借,凑足1万元,村里又出了4万元,修建了集资房。当接过村支书交来的钥匙,何祖华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看见村里的贫困户们陆陆续续都交了脱贫申请书,何祖华也暗暗下了决心。随着苗池寨旅游业逐渐兴旺起来,何祖华一边到处打零工,一边养了跑山鸡,种了蔬菜,入合作社的土地股也分红了。更让何祖华高兴的是,2019年,他成为村里公益护林员和公路养护员、清洁员,每个月有了固定收入…… “卫生干净了,游客才会来!”从苗池寨大门口到人头山下的观景台,再到乡上红色革命博物馆,那条长长的、七弯八拐的水泥路,是所有游客观光必经的路线。每天,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们都能看见穿着黄色背心的何祖华背着背篼、拿着扫帚,来来回回扫路的身影。 演讲已经开始了,还不见何祖华的身影。 此时的何祖华,正忙着呢。 原来,昨晚下了一场大雨,把山上的石渣和泥沙冲了下来,撒得公路上到处都是。何祖华正带着他的三个孩子在清扫公路,装满一背篼,倒干净了,再接着来。 何祖华和孩子们扫路的情景,被三位外地画家画了下来。几天来,他们一直在寻找苍茫大山中的风景。一大早,他们背着画架、提着颜料桶、戴着草帽经过老鹰嘴时,看见了眼前的一幕,于是,他们果断支起画架,画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