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网-散文与你同行 - 龙8国际pt老虎机下载_龙8国际手机版_龙8国际pt老虎机下载
欢迎访问龙8国际手机版龙8国际pt老虎机下载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杏子熟了

2020-9-16 15:53| 作者: 蔡盛秋|编辑: admin| 查看: 421| 评论: 0
  前几天,我和发小通电话时,得知老家的杏树又结满了果子。窃喜之余,一些往事在耳畔不断回响。
  在我5岁那年,老家门前菜园里空出了一小片地,为了不让它荒废,爷爷不知从哪儿要来了一棵杏树。树不高,但足足比我高出了一截。那个时候,爷爷的腰很不好,一把铁锹就把他比了下去。可爷爷还是三下五除二挖出一个大坑,我就站在那里扶着杏树,他又一锹一锹把坑填上土,还使劲儿跺了几脚,我也跟在身后蹦了几下,才满意而归。
  春去秋来,杏树渐渐长高,我也从小学步入了初中。其实,在小学的时候,我几乎每天都会来到果园,特别是杏子快要成熟那些天,果园里更少不了我的身影。那时,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些来路不明鸟儿喜欢光顾于此,几番啄食后,杏子就遭了秧,我的心也凉凉的,就盼着明年早早来到。
  2003年秋天,我还在念初中。周五放学后,我飞快地骑着单车赶回家中,其实早在上个周末上学时,我就已经注意到今年的杏树特别给力,枝头上结满了杏子。
  “走,摘杏子去。”一到家,奶奶就拿着针砭和馏浖(注:老家农村用柳条编织的两种物体,用来筛选稻米和晾晒东西)等着我。步入果园,杏子已经全部泛黄,树上的叶子也洒落一地。我找到一根长树枝,掕来一把椅子,站在上面不停地敲打,奶奶则端着针砭左右腾挪。
  不一会儿,空荡荡的针砭里装满了杏子。望着奶奶高兴地样子,我也不由自主地会心一笑。因为这棵杏树快10年了,也是它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结满果子。
  那时候,老家到镇上有4公里远,家里难得吃上一次新鲜水果。所以,我和爷爷奶奶吃着还有些酸溜溜的杏子,心里感觉甜甜的。后来,奶奶还不忘提醒我给哥哥嫂嫂们留点。
  这一年年底的一天,奶奶猝然离世,噩耗如晴天霹雳一般传来。记得奶奶身体一直挺好,家里大事小事都会鼓弄下,怎么说没了就没了呢?小时候,我在田间地头总会看到奶奶的身影,她虽然个子不高,但干起活来特别卖力。
  小时候,老家有3亩稻田地,叔叔家那会儿在城里,因为父母走得早,每到种植水稻季节,爷爷在地头扔秧苗,奶奶在地里插秧,我就在一旁活泥巴。叔叔总希望老人家能搬到城里,可爷爷奶奶在城里住上几天就觉得浑身不自在,倒不是因为适应不了那里的生活,而是因为老家有我和哥哥。
  当时,城里学费贵,转学又难,为了不增加叔叔的负担,爷爷奶奶执意让我们在镇上读书。他们说:“不论在哪里,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一直相信这句话,但奶奶的离世让我在生活中多了一份牵挂。
  后来,哥哥在隔壁镇上教书,我也在隔壁镇上读高中,一个月回一趟家,爷爷则一个人在老家。虽然不用干农活了,但他又开始种花种树,每天浇水施肥,倒也不闲着。
  第二年开春,我的侄子出生了,取名亦宸,爷爷那会儿别提有多高兴,一天看不到就想,还总托人告诉哥哥嫂嫂周末回趟老家。那时,侄子特别很乖巧,每次都要躲在太爷爷怀里,看着肉嘟嘟的脸庞令人更加疼爱。也是在这一年,老家的杏树结了比去年还要多的杏子。
  我和爷爷去摘杏子时,本来他的脸上写满满意的表情,可摘着摘着,他就叹了口气,还不时喃喃自语。
  我知道爷爷是想奶奶了。在我记事那会儿,常听奶奶讲起她的婚姻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结婚时没有像样的聘礼,只听说坐着花轿子空手来到老家,直到入洞房时才看到爷爷的脸颊。
  结婚后,奶奶对爷爷言听计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老两口子从来不吵架拌嘴。他们结婚时还是解放前,老家生活极为艰苦,就是这样,爷爷奶奶却养育了6个子女。解放后,老家两次遭遇旱涝灾害,庄稼颗粒无收,生活杯水车薪,一度要靠乞讨为生。即使这样,奶奶却很坦然:“过惯了苦日子,好日子就不远了。”
  上世纪80年代后,大姑、二姑陆续出嫁,父亲和叔叔也成长为家里的重要劳动力,平时出去挣些工分赚点粮食,家里的条件才有所改观。
  终于在1988年,老家在村上第一个盖起了砖瓦房,惹得邻里羡慕,后来还通上了长明电,更让左邻右舍眼馋。
  1996年,我和哥哥都在上学,处在人生重要时期,父母因为车祸去世。这个飞来横祸,让家庭生活一下陷入了困境。为了不影响我们的学业,爷爷奶奶怎么也不愿意搬到城里。其实,他们两人对故土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树有感情,那里是他们一辈子的情感寄托。
  转眼到了2007年,由于国家出台大学生助学贷款政策,我也圆了自己的大学梦。可上学的地方,与家更远了。
  后来,哥哥给爷爷买了部老年机,可他只会接电话,因为不放心,就时不时让邻里间经常会去串串门。
  2008年春,爷爷走路更加步履蹒跚,果园里的花花草草也少了生机。没过多久,爷爷终究没能挺住,他只是循着奶奶的足迹远去。
  大学毕业后,我参军入伍,一晃十余年间,老家也很少去了。老房子由于没人打理,没能抵挡住岁月的侵蚀,显得破败不堪。
  转眼间,爷爷去世快13年了,老家虽在那里,故乡却已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