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网-散文与你同行 - 龙8国际pt老虎机下载_龙8国际手机版_龙8国际pt老虎机下载
欢迎访问龙8国际手机版龙8国际pt老虎机下载网 登录  注册    我要投稿   我要出书  
用户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小村轶事

2019-4-12 21:00| 作者: 涓水悠悠| 审核: 罗爱田|查看: 418| 评论: 0
                                                                  一   小村里的留守男人
                         
     一个人,一个故事,一直像只迷失在森林上空的鸟一样盘旋在我的脑子里,二十五年了,这个故事的结局已经被刷新了好几次了,可是我依然没有把它写出来。在那个故事还没有成为悲剧的时候,我就一直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担心我会一语成谶,变成人们最感恐怖的乌鸦嘴,所以我忍住没写了。后来那个悲剧发生了,我的心里就一直难受,为什么我担心的那段故事终究没有变成喜剧,我对自己的第六感产生了厌恶。所以,对这事,我一直耿耿于怀。而今,终于明白,有些事,抛出去了,就不是自己的包袱了。
   我们的村子,依山傍水,东边是层层叠叠的青山,青山里边有两个漂亮的小水库,春天映山红盛开的时候,水边落下一层层红云;西边呢,是一条弯弯的小河,据说它是从一峰独秀的南岳后山蜿蜒而来的,名之曰涓水,涓水两岸长满各种我不太能叫出名字的树,当然,春天垂下满树纤细手臂的柳树我认得,还有挂满紫色小果果的桑树我也认得。在山与水之间,有几百亩的稻田,那时已经分田到户了,有不少人家把自己的稻田种上了莲,莲是我们那的经济作物,每到夏秋,可以说是莲叶何田田了!在这片稻田的中间,有三五十户人家的土砖房紧紧地抱成一团,那就是我们的生产队了。
   我们队里最中心,有一间十分轩敞的大堂屋,围绕这间大屋子左右两边和后边进出大概有十多间房,堂屋后边有个天井,天井两边的耳房住了两户人家,童年时我们队里每家都是四五个孩子,常常凑在一块儿嬉闹,这儿是我们玩的最多的地方,我们在这儿玩各种游戏,因为场地大。左边的一户就是我们的谷雨大伯家,他家跟别人家不同的是墙壁上挂了许多奖状,然后奖状上的那个名字就是人们啧啧称赞的,他就是谷雨大伯的二儿子润祥。他比我们大了十多岁,自然不跟我们玩,只记得他喜欢穿白色的衬衣,个子不高,但面目颇为清秀文雅,人们总说,一看就是读书人,一身好利索干净。
    谷雨大伯家有三个儿子,四个女儿,家里之前无非贫下中农一个,一大家子全张开了嘴要吃饭,要填满这一个个饥饿的嘴巴也挺不容易了,这润祥两个姐姐早已出嫁,哥哥早不是读书的料,小学毕业就已经在家务农了,这润祥成绩一直顶呱呱的,读到初三了,偏偏身体硬朗的父亲突然中风半身不遂,看了母亲那艰难挣扎的模样,总觉自己每日这么一身干干净净地出门丢下母亲和哥哥去泥巴地里摸爬打滚心里惭愧,于是央求父母让他回来分担家庭的担子重担,要读书,就让小弟小妹去读吧,反正他们还小,身子单薄,力气活啥也干不了。 就这样,世上少了一个读书人,多了一个标准农民,风里雨里,田间地头,润祥开始重复祖辈父辈的农耕生活,还是爱穿白衬衣,不过,爱干净的他再也无法洗净那淡淡的黄色和那泥土的气息。

    那一年春天,油菜花开了,桃花梨花也争先恐后地开了,润祥成亲了,敲敲打打,穿红着绿的一帮人,从村外开进来,送进来一个梨花般模样的姑娘,名叫苏苏,这姑娘来自不远的山冲,人家也无非相中了这个青年的文静朴实斯文。乡村的爱情,简单而原始,媒人的撮合,彼此双方的眼缘,然后一拍即和就是一辈子。大家都说,这是挺好的一对,新郎朴实勤快而又温文尔雅,新娘皮肤白净眉清目秀,身量苗条秀丽,说话慢条斯理,温柔好脾性。
    婚后,夫唱妇随,男主外,女主内,男的处处呵护老婆,不肯让她出门干体力活,女的呢,处处体谅老公,端茶送水,洗洗刷刷,日子过得甜美。田间地头的润祥脸上总是溢满笑容。 男人把田里地里料理得生机勃勃,女人把个小家打理精精致致,丈夫的白衬衣洗的雪白,羡煞邻人的眼,更让人羡慕的是三四年之间接连生下一女一男,两个小家伙生的模样聪明乖巧,虽然每日劳碌辛苦,而女人依然不慌不忙,从从容容,依然是白白净净,杨柳细腰,让人侧目,夫妻俩依然恩爱如初。村子的老人每每抱怨自己的儿子媳妇,总会拉上这两口子,说你看看人家润祥,你看人家苏苏。
   
    一直以为这两个温柔的人会在柴米油盐的琐琐碎碎里将他们的幸福进行到底。可是,在他们女儿小荷开始上小学的时候,一块小石子不经意间被抛进这方平静的小池塘。绿衣天使给苏苏送来一封厚厚的信,看完这封信后,女人沉默了好几天,男人也沉默了好几天,然后就听到谷雨大妈隐隐约约的骂声:“女人家就该在家洗衣做饭,守着丈夫孩子,哪里就想着出去抛头露面呢!”后来听我妈说,苏苏的表姐在广东那边进了厂,收入还不错,想让丈夫和他一起出去赚几年钱也盖几间漂亮的房子,让孩子们以后能多念点书。孩子呢,婆婆不愿意照顾,就先托付给娘家人;可是润祥呢,则舍不得丢下孩子,也觉得守住自己几亩薄地才踏实,其他事都是不务正业,这是他父亲祖父认定的千年不变的箴言。苏苏说服不了丈夫,自己却一心一意想出去闯荡,于是,她决意一个人出门去,这样呢,谷雨大伯老两口不同意,不愿意女人出去,他们认为女人到了那花花世界心就会野了去,何况这媳妇还细皮嫩肉眉清目秀的呢!
    后来,我就出门读书,常年在外,在自己的世界里为学业而拼搏。只知道苏苏去了广东,润祥带着两个孩子仍守着那几亩薄地,春耕秋收,田间地头,屋里屋外,忙忙碌碌,只是人更沉默了,渐渐地瘦了,脸上也少有笑影。两个孩子呢,倒也乖巧懂事,穿着倒还整齐洁净。据说,女人也总是寄钱寄衣物回来,也总是写信回来让男人去。可是男人呢,一直无动于衷,只是渐渐地爱上了一杯酒,有事没事就会把自己泡到酒精里面,而他的老父老母每每在这时,总是气急败坏地用最恶毒的句子来诅咒几千里之外的儿媳妇。
    
    我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有一个黄昏时看到润祥在村前的大路上踉踉跄跄地往回走,三十多四十不到的人,原来挺直的脊背已经有些佝偻了,先前晒不黑的白净面色已换成了青黑,最爱的白衬衣不见了,一件青色的的确凉旧衬衣沾着些许尘泥......看到他如此大的变化,我的心里升起一丝不祥!回家问问我母亲,才知道外面现在风言风语,说苏苏被老板看中了,和老板好上了......我一直以为他们这一对应该是很般配很有感情的,苏苏似乎也不是这样的人,但有时也是无风不起浪啊,世界也许不会以我们想像中的姿态呈现。只是觉得这个男人似乎开始彻底地抛弃自己了,于是感叹南下的打工潮摧毁了一份纯真的感情,一个可以很温馨的家。
    那时,我就一直想写写他们的故事,也许是时间不够,也许是冥冥之中有人在告诉我,这是一个还没结束的故事。
    后来我在家门口不远的学校工作了,他们的女儿小荷渐渐长大了,出落成一个秀丽端庄的姑娘,可是没有母爱滋润的她学业却是平平淡淡,于是初中刚一毕业,也就追随她娘南去了。这时候,润祥也仍然喝酒,也仍然时常醉醺醺地在月上柳梢时才回家,不过,不喝酒的时候,还是勤勤恳恳地在他的田地,菜地,稻田,莲田里穿梭忙碌,甚至自己做红砖,自己烧窑,预备建小楼房,他想要从那几间挤满了三个小家的拥挤的旧房子里搬出去,因为儿子的个头高了,站在他面前已经有些咄咄逼人了。两三年之间,他风里来雨里去竟然也盖起了一栋两层的小水泥楼房,据说,这房子大部分的费用,都来自他那在外打工的女人。房子盖好了,装修简洁但也蛮精致,苏苏也曾回来过,却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长期在大城市打工的摩登女郎形象,依然白净,只是瘦削了些,苍老了些,大家以为她这一回来,可能是安心要和男人孩子平平静静地过日子了。出人意料的是,苏苏在家呆了不出半个月,依旧离开了,而且几个月之后,他那初中毕业没有考上高中的儿子也同样飞向了南方。
     以后我的家人都先后离开了小村,只有我的母亲偶尔回去看看老屋,每次她一回来,就会向我汇报老家哪位老人病逝了,谁又生什么病了,谁又离家出门了。我知道,我的小村,我们的队里只剩下屈指可数的一些老人和中年人了,已经是冷冷清清了。有一回她很惋惜地告诉我:润祥也走了!我心里一紧,反问:他不是还不到五十吗?怎么就走了?“唉,还不是喝酒喝多了,掉到小河里淹死了?唉,大冬天的,捞上来时棉衣上还有冰屑呢!”哎,也许这个一直让我惋惜的故事终究要以一个悲剧来结束吧!
   “苏苏回来一手操办丧事,还是办的很周到......”母亲还在那里絮絮叨叨,我的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不知道苏苏面对男人的灵柩与遗容时,是否在霎那间会重温他们初见时的美好与婚后那一段甜蜜幸福的时光?又或许多年的两地分居多年的感情隔阂已经让她把这个瘦削苍老的中年农民当成了一个陌生人?那个没有勇气陪女人去闯荡,固守在乡村土地上的男人,在十多年远离女人温柔怀抱的老实男人用酒精麻醉了自己几千个日子后终于离开了这个孤寂的世界,这也算他逃离了孤独的魔掌吧。
   不知道苏苏和他的儿女最后还会不会回到我们那个春天桃李芳菲,夏日莲叶田田莲花映日的美丽的小村,只知道她用二十年的汗水砌起的小楼如今大门紧闭,门锁已经锈迹斑斑了!
   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世界,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地追寻自己的爱与幸福,可我们总是与最爱的人背道而驰,越走越远,甚至隔着数十年的光阴,隔着生死!

微信扫描二维码可分享至朋友圈
4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最新评论